读《记钱钟书与〈围城〉》有感

发布于 2020-01-17  64 次阅读


本文是杨绛先生为了解读者对《围城》的一些疑惑所作,供偏爱着参考。写了钱钟书写《围城》的背景以及钱钟书的一些生平趣事。

第一部分讲的《围城》里的人物是作者生平遇见的一些的人物的融合,大都都有现实中人物的影子,作者是看到他妻子编写的话剧的表演时,萌生了创作一部长篇小说的想法。

第二部分讲的是钱钟书有“痴气”(疯、傻、憨、稚气、騃气、淘气),小时候特别的淘气(看小说、“刺宝宝处“、用鞋装青蛙等),跟伯父玩的特别好,常与叔父家的钟韩玩,伯父教他功课。虽然年少顽皮,到了青年却发奋读书,20岁考取了清华,后面到牛津留学,但是也还是痴,如在杨绛脸上画花脸、在他女儿肚子上画大脸、帮自己的猫儿打架等。虽然已经成人却也是”痴气满满“。

我想一个人若想在某方面取得一定的成就要”痴“于那个方面,另外如若一个人始终伴有赤子之心,那一定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其中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段话:
==要想写作没有条件,那只是悔恨;有条件写作而写出来的不成东西,那就只有后悔了。
遗恨还有哄骗自己的余地,后悔就是所学西班牙语里所谓的’面对真理的时刻’,使不得一点儿自我哄骗、开脱、或宽容的,味道不好受。==


子弟二十不狂没志气!!